上海时时乐开奖查询|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英文版入口
 
活動報道 | 圖片報道 | 通知公告 | 詩歌節簡介 | 詩人檔案 | 詩歌精選 | “金藏羚羊獎”獲得者 | 聚焦青海湖國際詩歌廣場 | 詩詠青海 | 詩歌集 | 歷屆詩歌節 | 大美青海
現在的位置: 青海湖國際詩歌節詩人檔案
潘洗塵
來源: 青海新聞網
發布時間: 2012-12-07 16:37:46
編輯: 王海蓮

       潘洗塵,1964年出生,現為天問文化傳播機構(北京、哈爾濱、香港)董事長。80年代初期開始詩歌創作。先后出版詩集六部,其中詩作《飲九月初九的酒》入選全日制全國普通高級中學《語文讀本·必修一》(2000年人教版),《六月  我們看海去》入選普通高中課程標準實驗教科書《語文·必修一》(2004年蘇教版)和《語文讀本·必修一》(2006年蘇教版)。

 

       如果大自然是海,人只不過是其中的一滴水   

 

 

  長期以來,我們一直誤讀著人類與自然界的關系。

  1960年,當中國登山隊首次登上了海拔8848.13米的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瑪峰之后,我們就迫不及待地向全世界宣布:“中國人征服了珠穆朗瑪峰。”

  “征服”在當時看起來是一個多么令人鼓舞和激動的詞匯。此后,整個中國就都在這一詞匯的鼓噪下,陷入了“人定勝天”的愚昧認知中不能自拔。

  其實,當年區區幾個登山運動員登上了珠穆朗瑪峰,就像汪洋大海中的一滴水被波濤卷到了高處,何談征服?更何況當時我們雖然登上了珠穆朗瑪峰,但整個人類對珠穆朗瑪峰的認識也僅僅限于某個角落而已,就此說:“中國人征服了珠穆朗瑪峰。”這只能說明當時我們曾是何等的不自量力和愚昧無知?

  早在19世紀,西方一位叫恩格斯的哲學家就指出:“我們不要過分陶醉于我們對自然界的勝利。對于每一次這樣的勝利,起初確實取得了我們預期的結果,但是往后和再往后卻發生完全不同的、出乎預料的影響,常常把最初的結果又消除了。”

  這實際上在告訴我們,人類在自然界面前,所謂的“有為”和“無為”并無二致,有時甚至“有為”的結果比“無為”還要可怕得多。就像今天,人類社會在享用所謂“現代化”的表面繁榮進步的同時,也正承受著自然界可能帶給人類的毀滅性報復——全球性的氣候變暖、洪水、干旱肆虐、沙塵暴頻頻發威……這一切都昭示著人類如果把大自然作為征服對象,大自然最終將會給人類以加倍的懲罰。

  也就是說,人一旦喪失了對自然的敬畏之心,甚至橫生出某種自不量力的征服之欲,也就離遭受大自然的報應不遠了。人,本來就是大自然的一個部分,只不過如果大自然是海,人類也就只是其中的一滴水而已。我理解的西方基督教中人們信奉的上帝,從本質上就不是一個具體的人,而是大自然的某種象征物,或者說全能的上帝耶酥就是大自然的代言人。

  作為一個詩人,理應對人與自然的關系有更清醒的認知,所以,《天問詩歌公約》才在第八條中用“詩人是自然之子。一個詩人必須認識24種以上的植物。我們反對轉基因”來再次重申和強調強化了詩人與自然的關系。而對于詩人與自然的關系,我以為到目前為止也只有《天問詩歌公約》的發起人之一詩人莫非的概括最為透徹:“假如詩人有一個共同的祖先,那么我寧愿相信來自一粒蒲公英的種子。隨雨而生,有楔子一樣扎根的力量;因風而起,有羽毛一樣飛天的勇氣。與四季循環共處,同萬物和諧相伴。”

 

 六月  我們看海去  

看海去看海去沒有駝鈴我們也要去遠方

小雨噼噼啪啪打在我們的身上和臉上
像小時候外婆絮絮叨叨的叮嚀我們早已遺忘
大海啊大海離我們遙遠遙遠該有多么遙遠
可我們今天已不屬于童稚屬于單純屬于幻想

我們一群群五顏六色風風火火我們年輕
精力旺盛總喜歡一天到晚歡歡樂樂匆匆、忙忙
像一臺機器迂回于教室書館食堂我們和知識苦戀
有時對著臟衣服我們也嘻嘻哈哈發泄淡淡的憂傷

常常我們登上陽臺眺望遠方也把六月眺望
風撩起我們的長發像一曲《藍色的多瑙河》飄飄蕩蕩
我們我們我們相信自己的腳步就像相信天空啊
盡管生在北方的田野影集里也要有大海 的喧響

六月   看海去看海去我們看海去
我們要枕著沙灘也讓沙灘多情地撫摸我們赤裸的情感
讓那海天無邊的蒼茫回映我們心靈的空曠
撿拾一顆顆不知是丟失還是扔掉的貝殼我們高高興興
再把它們一顆顆串起也串起我們閃光的向往

我們我們我們是一群東奔西闖狂妄自信的哥倫布呵
總以為生下來就經受過考驗經受過風霜
長大了不信神不信鬼甚至不相信我們有太多的幼稚
我們我們我們就是不愿意停留在生活的坐標軸上

六月是我們的季節很久我們就期待我們 期待了很久
看海去看海去沒有駝鈴我們也要去遠方
 
            1983年

 

飲九月初九的酒 

千里之外 九月初九的炊煙
是一縷綿綿的鄉愁
揮也揮不去 載也載不動
我看見兒時的土炕 和半個世紀的謠曲
還掛在母親干癟的嘴角
搖也搖不動的搖籃 搖我睡去
搖我醒來
我一千次一萬次地凝視
母親 你的眉頭深鎖是生我時的喜
   你的眉頭深鎖是生我時的憂

千里之外 九月初九的炊煙
是一群不歸的侯鳥
棲在滿地枯葉的枝頭
我看見遍野的金黃 和半個世紀的老繭
都凝在父親的手上
三十年了 總是在長子的生日
飲一杯樸素的期待
九月初九的酒 入九月初九老父的愁腸
愁 愁老父破碎的月光滿杯
愁 愁老母零亂的白發滿頭

飲九月初九的酒
飲一縷綿綿的鄉愁
飲一輪明明滅滅的新月
圓也中秋
缺也中秋

          1994年

 

(注:摘自《通向世界的門扉——首屆青海湖國際詩歌節詩人作品集》,該書已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

 
相關新聞↓
    [ 返回首頁 ] [ 打印 ] [ 進入青新論壇 ] [ 關閉窗口 ]
   
 
友情鏈接  
中國詩歌網
中國詩歌庫
青海民族文化網
青海新聞網
未經青海新聞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
新聞登載許可國新辦[2001]55號
ICP證青B2—20040023號
上海时时乐开奖查询 包邮是什么意思 比分直播球探网007 彩票中心G二 360重庆时时彩 11选5前三胆拖投注表 时时彩大小历史数据 北京时时是否正规 和值大小单双玩法 21点游戏怎么玩 加拿大pc28投注软件